快捷搜索:  as  男篮  国足  test  88888  8886  as 27  asà xa7à¢

黑夜里的“摆渡人”!来听听惠州代驾司机的生计故事

 “代驾!”看到一名女车主从惠州一家海鲜酒楼走出来,代驾司机阿甘推着他的折叠电动车,小步快跑跟着客人去到停车场。

  晚上8时30分后,酒店的饭局陆续结束,代驾进入接单高峰期。那天,阿甘在酒楼外等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接到第一笔生意。从惠城区三环南路到江北片区,大约10公里的路程,代驾费用46元,这几乎是打车费的两倍。

  一路上,女车主都在抱怨代驾收费过高,她觉得参考出租车计价标准更合理。作为一名女性,她对这种大部分只在黑夜和酒后使用的服务有着更多的担忧,行业的规范化也是大多数代驾客户的诉求。

黑夜里的“摆渡人”!来听听惠州代驾司机的生计故事

  31岁的阿甘有些不置可否,他全职做代驾三年了,只感觉到钱越来越难赚。蛋糕虽然越做越大,可代驾司机也越来越多,每个人分到的就越来越少。这意味着他要花更多的时间工作才能维持收入。现在他一天工作大约11个小时,最多只能接四五单,平均每天大约赚200元钱。

  某代驾平台全国大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应酬指数报告》显示,去年,全国代驾使用次数达到2.67亿次。分析师据此估算,全国网络代驾产值破百亿元。有业内人士表示,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不同,惠州代驾需求与人口数量差距较大,代驾市场仍有较大的拓展空间。

  与许多互联网新业态的发展一样,随着竞争加剧,劳动力成本会相应降低。这在快车司机、外卖员、快递员等群体身上可见一斑,而现在,惠州代驾市场也呈现出同样的趋势。为了生计,代驾司机在无数个黑夜里,隐忍地等待着,又或者挣扎着去改变。

  等待

  在一家大型酒吧外,十几名代驾司机排好顺序,“严阵以待”。这里是惠州有名的夜场,酒吧外墙的霓虹灯不断变幻闪烁。代驾司机零零散散坐在停车场的一侧,在灯光的映衬下,身上晃动着花花绿绿的颜色。

  每晚大概9点钟,阿甘在海鲜酒楼送完一单,就会到这里“报到”。比起系统派单,阿甘更愿意直接等单,因为“系统单平台抽成比例比报单高5%”。而且,随着某小型代驾平台采用低价策略吸引了不少客源,阿甘所在的主流代驾平台的系统单量受到影响。

  代驾市场“僧多粥少”,过去司机坐在家里也能接到派单,现在到餐饮店外面等也未必有单。如果每两个小时能接到一单,就算是“战果累累”了。

本文地址:http://www.fzkmy.com/sznew/20237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