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男篮  国足  test  88888  8886  as 27  asà xa7à¢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70 年前,西方国家帝国主义阵营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资源封锁。橡胶被列为主要禁运的战略物资之一。1950 年,毛泽东在莫斯科与斯大林会谈时,双方共同提出一起合作,在中国华南地区种植天然橡胶, 并签定了《中苏联合发展天然橡胶的协议》,因此,中共中央也明确指出“橡胶事业是国际事业,是保卫世界和平的事业”。

1951 年 11 月华南垦殖局就是在这特殊历史背景下根据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发展新中国天然橡胶事业的战略决策部署而成立的机构,开国元勋既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叶剑英元帅任兼首任局长,我的父亲罗耘夫任垦殖处长。苏联根据双方的协议先后派出一批批专家来到广东开展工作,我的父亲罗耘夫在与苏

联专家朝夕相处并肩工作的日子里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中苏的战略合作更是促成了将世界业界公认不适宜在北纬 17 度以北生长的巴西三叶橡胶树,大面积北移种植成功,成就了新中国的橡胶种植产业这一历程,最终打破了西方帝国主义的封锁。

在庆祝中俄建交 70 周年的时刻,我们特别选送当年的中苏战略合作过程中的十张老照片和一篇回忆录谨以纪念,衷心祝愿新时期中俄友谊和战略合作关系更上新台阶。

罗仲哲 罗仲智

2019 年 8 月

回忆苏联专家顾问团

1951年11月,华南垦殖局成立之前,苏联已派专家前来我国,协助我国政府主管部门,制定橡胶发展规划,并参加橡胶宜林地的调查勘测工作。

1952 年 2 月,华南垦殖局从广州市搬迁湛江后,苏联专家顾问团来到湛江市,最初在湛江市西营区蓝天酒店办公,后来华南垦殖局在西营绿塘村建起了苏联专家招待所(即海滨招待所),顾问团就迁到该处。

苏联专家顾问团是根据中苏《关于橡胶技术合作协定》来到中国的。苏联政府为了解决双方战略需求支援中国发展橡胶,向中国贷款一亿卢布,并派出专家顾问团来中国。苏联专家顾问团下设林业,机务,组织等几个小组。顾问团总顾问是顾格宁,是苏联一个加盟共和国的农业部长。林业组组长是维列辛斯基,林业专家,曾经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对德作战,担任坦克团长。林业组成员有格拉夫佐夫,是一位林业老专家。他与华南垦殖局垦殖处经常接触,同罗耘夫处长联系密切,并共同出差到垦殖场地视察。

组织组组长尤金,是苏联以为经济管理专家,协助垦殖局制订一系列经营管理制度。

机务组在湛江市西营区开办了拖拉机人员训练班,培训大批拖拉机技术人员,驾驶员和修理工等。

1952 年,在高雷垦区和海南岛垦区共建立了十个拖拉机站,每个拖拉机站都有苏联机务专家,从事技术指导工作。

顾问团总顾问顾格宁和组织组长尤金,曾经多次向华南垦殖局机关干部讲授国营垦殖场经营管理和经济核算制问题。顾问团专家的夫人向机关干部教授俄语。

顾问团在节假日举办舞会,经常邀请垦殖局职工参加,互相增进感情。专家的小孩,喜欢与职工子弟交朋友。有一位专家小孩名叫阿寥沙,很活泼,遇见职工子弟时,常用几句简单华语打招呼。

罗耘夫处长与林业组专家来往密切,经常去海滨招待所与组长维列辛斯基商议工作,讨论橡胶防护林设计问题。罗耘夫曾多次与格拉夫佐夫去垦殖场调查研究,有一次去海南岛东泰垦殖场,该场场部与各分场没有汽车公路相通,只能步行,遇到小溪河通过独木桥时,专家只能手牵手小心通过,辛苦了他们。

格拉夫佐夫有一次路过湛江赤坎区,来南华酒店垦殖局与罗耘夫相见。罗耘夫在他的办公室热情接待,邀请他到餐馆共进午餐;他说我时间紧,买几个面包在办公室吃就可以了。我到面包店买了几款法式面包和两支青岛啤酒回来。格拉夫佐夫和翻译坐在椅子上,高兴地将办公桌上的面包吃光。罗耘夫送他专车门前,握手相别,返回海滨招待所。

1954 年 6 月,华南垦殖局从湛江搬迁广州市后,苏联专家顾问团也随之撤消,全体专家返回苏联。应我国政府请求,苏联派来了一位育种专家叶尔玛柯夫,是副博士,他在苏联从事农作物育种研究多年。

叶尔玛柯夫来到广州后,住在沙面大街华南垦殖局大院内西楼二楼(原英国驻广州领事馆)。

他的夫人作为工作人员,与他居住在一起。她是苏联共青团莫斯科市市委委员,为人随和,在大院内和我们相遇时,主动向我们用俄语打招呼。

叶尔玛柯夫协助我们制订橡胶选育种规程,参加每年的橡胶育种会议,对培训我们的育种技术干部,做了许多工作,提高了技术干部的育种理论水平。叶尔玛柯夫经常到各个橡胶育种站(在海南,高雷垦区共设立六个)和垦殖场地调查研究。

叶尔玛柯夫在橡胶选育种技术上,同我国专家有讨论,罗耘夫也表述我国专家的主张。从来后生产实践观察,中苏双方专家的讨论,有利于提高橡胶树的产胶量,并且增强对自然风寒灾害的抗性。

叶尔玛柯夫的工作合约到期后,就返回苏联。

1958 年 8 月 29 日,华南垦殖局改组为广东省农垦厅,李嘉人局长调任广东省政府副省长,罗耕夫处长任农垦厅副厅长。1959 年,李嘉人副省长率领广东省中苏人民友好访问团访问苏联,曾经同原苏联专家顾问团中顾问顾格宁共叙友情,重温那携手打破西方封锁发展橡胶并取得战略性胜利的伟大历程。

作者:伍恩福(原华南垦殖局垦殖处秘书)

2019年8月

另:据伍绮娟(原华南垦殖局专家工作室会计)回忆1952 年至 1954 年间在华南垦殖局工作的苏联专家有:顾格宁(专家组顾问,乌克兰林业部付部长)、布佐维洛夫(卫国战争时团长)、杜宾纳(专家团队的总务主管)、彼德罗申科(林业专家)、格拉夫佐夫(林业老专家)、维列辛斯基(爱说笑话的小胖子)、沃尔尼科夫、日丹诺夫、波波夫(爱跳舞的年青小伙)等。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中苏友好合作老照片一:

1951 年,父亲罗耘夫(图后排中)与华南垦殖处一行人陪同苏联林业专家维列辛斯基(图左二)、格拉夫佐夫(图后排右一)在雷州半岛考察橡胶种植。据我哥罗人明回忆维列辛斯基与父亲罗耘夫一次闲聊中开玩笑说“你们经常带我们爬荒山野岭,以后去苏联我们就带你们到西伯利亚...”

此照片由罗仲哲、罗仲智提供。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中苏友好合作老照片二:

1954 年,父亲罗耘夫(图右)陪同苏联育种专家叶尔玛柯夫(图左)在海南岛考察橡胶种植。

此照片由罗仲哲、罗仲智提供。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中苏友好合作老照片三:

1957 年 10 月 1 日,父(罗耘夫)母(邓如珍)带着我们俩及哥姐六人到沙面大街华南垦殖局大楼(原英国驻广州领事馆),参加完庆祝国庆 8 周年活动后,在该局大楼门前我们一家八人与苏联农业专家叶尔玛珂夫及孩子瓦罗嘉(图中)照了张合影。

此照片由罗仲哲、罗仲智提供。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中苏友好合作老照片四:

1957 年 10 月 1 日,父(罗耘夫)母(邓如珍)带着我们俩及哥姐六人到广州沙面大街华南垦殖局大楼(原英国驻广州领事馆),参加完庆祝国庆 8 周年活动后,在该局大楼门前我们一家八人与苏联农业专家叶尔玛柯夫的夫人玛丽亚及孩子瓦罗嘉(图左1)及苏联专家组保卫人员(图右1)照了张合影。

此照片由罗仲哲、罗仲智提供。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中苏友好合作老照片五:

五十年代中期,苏联农业专家叶尔玛柯夫一家在广州沙面工作和生活期间,其家居与我们家相邻不远,经常来往走访。图为我们兄姐六人与叶尔玛柯夫的孩子瓦罗嘉(右一)在沙面公园草坪玩耍时照的合影。图中有个绒毛小黑熊是叶尔玛柯夫从苏联带来送给我们家的玩具熊。

此照片由罗仲哲、罗仲智提供。如瓦罗嘉有机会看到这张照片,请联系我们再相聚重温童年的快乐时光。Sandy61927@yahoo.com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中苏友好合作老照片六:

1958 年 7 月,苏联农业专家叶尔玛柯夫工作合约到期回国,父亲罗耘夫(图二排右三)与华南农垦总局的同志们向叶尔玛柯夫及夫人玛丽亚(图前排中)赠送鲜花和锦旗,送别留影。

此照片由罗仲哲、罗仲智提供。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中苏友好合作老照片七:

1953 年 10 月,华南垦殖局翻译谢承荫(图右五)从北京陪同首批苏联专家(图左四、五)到达湛江,与粤西垦殖分局迎接的领导和同志们合影。

此照片由翻译谢承荫夫人伍绮娟、女儿谢咏提供。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中苏友好合作老照片八:

1955 年 2 月 10 日,谢承荫翻译(图后排右一)、伍绮绢会计(图中排左)与华南垦殖局专家工作室全体人员在广州沙面欢送苏联农业专家尤金(图后排中)回国留影。

此照片由伍绮娟提供。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中苏友好合作老照片九:

苏联专家与华南垦殖局翻译谢承荫等专家工作室的同志合影。

此照片由翻译谢承荫女儿谢咏提供。

国家记忆:五十年代的中俄战略合作——纪念中俄建交 70 周年

中苏友好合作老照片十:

1955 年 2 月 10 日,时任华南垦殖局局长李嘉人(图前排右四)以及有关方面的负责人何康、黄子良等在广州沙面大街华南垦殖局大楼门前欢送苏联农业专家尤金(图前排右三)及夫人(图前排左四)、另一名苏联农业专家(图前排左二)回国合影留念。

此照片由黄子良儿子黄生生提供。

本文地址:http://www.fzkmy.com/sznew/20239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