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男篮  国足  88888  test  8886  as 27  asà xa7à¢

互联网资本游戏:80后已套现离场 90后却要跪着何日碧玺活下去

38384列车,傲人异世录,xu chue fern,爱唯侦查 f1,yoohoo音译歌词,白培中近况,kiyomi歌词音译,jorge gray jg6500,7m女教师狩,白雪松武判官归京,阿比和布里塔妮,爱之初体验bbox,szx58娱乐资讯网,,qq宝贝爱的礼物怎么用,白月灵异事件薄,爆胎的伪娘,本溪山火明火扑灭,奥比岛公主养成计划,扒罩门,媪楫情,tingtingwuyutian,阿扎伦卡凸点,as956 tk,btgirls漫画馆,爱情保卫战 海霞姐,anyaogan com,tiwe荧光表,半年坎坷痔疮路,阿努巴尔的束缚
摘要:80后的张旭豪卖掉了饿了么,胡玮炜卖掉了摩拜,成为80后新晋富豪。90后戴威拒绝被掌控,他和ofo今天已四面楚歌但仍在坚持。多年以后,他们会如何看待今天的选择?

作者 | 宋家婷

过去一周,四面楚歌的戴威不仅被媒体轮番报道,还收到了人生第一份“限制消费令”。

90后的戴威“在痛苦和绝望中坚持”的同时,他曾经的老对手、90后眼中的“胡阿姨”——胡玮炜却在12月23日正式卸任摩拜CEO,不仅无债一身轻,还因卖掉摩拜套现巨额财富。

胡玮炜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自己“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她的离开背后没有“宫斗”,没有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最后她感谢了很多人,也感谢自己。

这意味着,在被美团点评收购8个月后,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正式离场——此前,在美团正式收购摩拜25天之后,原CEO王晓峰就选择了离开。

所有的手续已在心照不宣中完成交接:11月27日,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更,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前CEO王晓峰等退出,美团创始人王兴成大股东,持有北京摩拜科技95%的股份,另外5%股份由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穆荣均持有。

如果你还记得同样在今年4月初发生的另一起巨头收购案——饿了么以95亿美元被阿里巴巴集团全资收购后,毫无悬念地,创始团队同样在几个月时间里按部就班地淡出了饿了么。在10月12日饿了么与口碑合并后新成立的公司中,作风强硬著称的创始人张旭豪已经了无踪影。

被巨头收购后,摩拜、饿了么也没能改写创始团队出局的惯例。而不愿被别人掌控方向的戴威最终也可能以ofo死掉的方式失去它。

12月7日,坊间曾流出一份胡玮炜写给戴威的信件。这封名为《玮炜致戴威的一封信:那些花开》的信件虽然最后被官方证伪,却道出了年轻创始人们心底的无限唏嘘。

张旭豪、胡玮炜、戴威,三人都曾攀上众人难及的高峰,但他们最终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两个80后已经成功套现离场,只剩下戴威一个90后孤独坚守,负债累累,还要“跪着活下去”。

“一点小小的改变”

当下的张旭豪或许更能够体会戴威的心境——饿了么同样是他大学在读阶段萌生并落地实施的创业想法。

2008年的一天,上海交大在读研究生张旭豪和同学因为深夜打电话订不到餐,而决定自己开发一个网络订餐系统。项目启动时,只有张旭豪和他的同学康嘉,两个人包揽了从市场调研到送餐所有的活儿。

当时,张旭豪的出发点非常简单,他说:只是想让这个世界发生一点小小的改变。但最终他一点一滴把外卖这件小事做成了“了不起的大事”。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图片来源:百度

百科

张旭豪做饿了么是非常投入的。为了创业,他和康嘉选择休学一年。即便如此,饿了么仍旧差点中途夭折,两人还曾试图做煤炭生意“为饿了么另谋出路”,后来发现操作难度更大才重新回来做外卖。

相较于张旭豪创业只是为了解决深夜“肚子饿”的出发点,戴威的起步无疑更具使命感。2013年,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本科毕业的戴威,跟随团中央支教团奔赴青何日碧玺海大通县东峡镇,在那里他做了一年数学老师,同年创立了支教团西部愿望教育促进会。

东峡镇地处偏远,往返小镇与县城的山路崎岖,每一次路程都令人疲惫不堪,一辆山地车变成解决交通问题的“钥匙”。支教结束后,戴威带着这个想法回到北京,开始与朋友启动一份“自行车的事业”。

“我觉得骑行是一种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戴威最初将ofo定位于一个深度定制化骑行旅游项目。但后来他发现,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或者说,它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需求。由此他得出结论:创业必须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此后他们转向共享单车业务,并有了自己的愿景:只连接车,不生产车。这就是ofo的由来。

图片来源:ofo官网
图片来源:ofo官网

而相对于大学校园走出的创业者戴威和张旭豪,胡玮炜更像是一个“理想代言人”。

胡玮炜毕业于浙江大学下设的城市学院新闻系——如同所有的新闻毕业生一样,她有新闻理想,她的偶像是意大利战地记者法拉奇。

但现实是,做了十来年汽车记者的胡玮炜,却发现自己仍旧无法对手动档、百公里加速这样冷冰冰的技术概念产生一丁点兴趣。

离开媒体后,胡玮炜创办了汽车新媒体“GeekCar”,那时候,她乐于让记者去挖掘名不见经传的创业者、对未来有好奇心的人。

转折发生在2014年11月的一个晚上。胡玮炜牵线把汽车设计师陈腾蛟介绍给投资人李斌——此时尚未被冠以中国“出行教父”之名的李斌,对陈腾蛟要做的个人自行车项目不感兴趣,反而对随处能借、随处能还的共享单车更感兴趣。

李斌的共享单车这个想法没能打动陈腾蛟,却打动了胡玮炜。于是李斌转向胡玮炜:“不如你去干吧。”胡玮炜答应了。

何日碧玺

对于胡玮炜而言,想法虽然不是自己原创的,但她非常认同,而她一向对自己认同的事抱以全部力量推动。在李斌的支持下,解决城市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的摩拜很快问世。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掌控力、爆烈与理想主义

戴威、张旭豪、胡玮炜三位创始人的成长背景迥然不同。

在公开报道中,戴威是标准的“官二代”。1991年出生于安徽宣城的戴威,家境优渥,父亲戴和根曾任中国中铁党委书记、总裁;在青藏铁路工程建设中曾任中铁四局青藏铁路工程指挥长;2017年7月起出任中国化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这样的背景让戴威的成长道路充满了精英气质。公开报道称,戴威从小到大一直在群体里扮演领导者角色,从小学起便开始担任班长。2009年,18岁的戴威考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更是先后担任光华管理学院学生会主席和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

本文地址:http://www.fzkmy.com/ent/12688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